殇,谁是日产下一任掌门?

时间:2019-11-03 07:16:18
[摘要] 此外,本月25日,一对“敌人变成敌人”取得了新进展。据了解,日产和戈恩就其非法薪酬达成和解,戈恩和日产分别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1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因此,日产对下一任首席执行官最佳人选的

除了2019年公司业绩下滑之外,日产还在令人头疼的待办事项清单上增加了另一项:新任首席执行官。

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三年零三个任期后,日产似乎陷入了高层丑闻的冰封。9月16日,跟随戈恩的日产领导人西川弘(Nishikawa Hiro)宣布解雇其官员,理由是涉嫌隐瞒工资。这个决定离他坦白不到一周。有趣的是,对日产前董事格雷格·凯利案件的最初彻底调查出人意料地揭示了西川弘的黑色材料。外界再次对日产发出如此大的噪音的主要原因是西川浩史是曾经与戈恩划清界限并站在讨伐公司腐败的领导者。

西川弘离职后,前任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将暂时由日产的代表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山内康弘(yasuhiro yamauchi)接任,而下一任总裁的最终名单将在10月前正式确认并公布。

尼桑怎么了?你为什么在短短三年内不断更换高层管理人员?谁将最终驾驶日产汽车并完成性能恢复?

隐藏的蝴蝶效应

尼桑弱点的细节从去年开始显示。根据日产发布的2018年财务报告,该公司的营业利润同比下降44.6%。净利润同比下降57.3%,为近9年来的新低。收入同比下降3.2%。在4月至6月的财务报表中,日产的全球运营利润同比下降98.5%,至16亿日元。

更糟糕的是,阿诺·德斯波维斯(Arno Desboves)等联盟高管的离开也加剧了日产和联盟之间的紧张关系。可以说,日产今年已经连续三次下调利润预期,在过去20年里正面临一个关键的困难时刻。

此外,本月25日,一对“敌人变成敌人”取得了新进展。面对一系列指控,卡洛斯·戈恩也首次选择做出让步。

据了解,日产和戈恩就其非法薪酬达成和解,戈恩和日产分别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1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还表示,戈恩将继续受到相关制裁,10年内不得在任何美国上市公司担任高管或董事。

日产1999年的成功转型只花了两年时间,这与卡洛斯·戈恩的铁腕政策密切相关。也正是因为戈恩削减成本预算和一系列全球营销方法带来的好处,他和他的团队才逐渐走向金钱和权力的游戏,并在游戏中迷失了方向。在今年的几次新闻发布会上,面对持续疲软的财务业绩,无路可走的西川弘指责高森和他执掌公司的时间给公司带来了所有不良后果。“正义和善良”解释了原因,复兴和裁员正在进行中。然而,很难预测这也是尼桑强震隐藏的蝴蝶效应。一系列非法余波也暴露了日产高管薪酬管理的漏洞。

创业比保持创业容易。

“当一个人在这个国家被降职的时候,他必须首先忍受他的意志,绷紧他的骨骼和肌肉,饿死他的皮肤,耗尽他的身体,做他所做的一切。因此,他必须有耐心,获得他做不到的东西。”俗话说,创业比呆在企业里容易。日产一连串的高层动荡给雷诺-日产联盟的发展增加了许多未知因素。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也成了业内关注的焦点和热门话题。

面对日产面临的诸多问题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能够妥善处理和缓和联盟关系,外界为第三任首席执行官候选人名单列出了五种可能性。他们是日产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坂本秀之(hideyuki sakamoto)、日产汽车公司前全球营销总监daniele schillaci、现任首席运营官yasuhiro yamauchi、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jun seki、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makoto uchida。另一个受欢迎的候选人,Suntory现任首席执行官niinami takeshi,说他现在不感兴趣。

这五个候选人中谁会是真正的下一个继任者,我们不妨从日产首席执行官应该满足的条件中找到一些线索。首先,满足当前条件也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干净。不管是戈恩还是西川弘,他们的垮台来自两个词:腐败。因此,对于下一任接班人来说,“廉洁”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

其次,需要重新点燃对雷诺和日产的信任。戈恩下台后,雷诺一再提出新的合并计划,但遭到西川弘的拒绝。随后雷诺和fca之间的“恋情”也因各种因素而告结束,这也证实了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冰点关系。然而,鉴于日本和法国政府的斡旋以及“促进企业间合作”的信号,作为日产的新接班人,其角色将是充当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纽带和和平使者,充分理解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差异,因地制宜,对症下药。

最后,年龄和清晰的布局策略也将成为考试之一。日产的转型必然需要一个更有活力的领导者来领导,这是一场长期的“战斗”,因此接班人的年龄变得尤为重要。此外,业绩下滑导致的裁员措施和中美市场的战略规划将决定日产能否在未来两年内再次“翻身”。

因此,日产对下一任首席执行官最佳人选的考虑大致可分为以上两种。值得一提的是,日产董事会希望最终候选人将具有国际经验,并在日本享有良好声誉,与日产目前的动荡无关。那么,谁将是最终的飞行员?

日产的下一任主管是谁?

yama uchi yasuhiro

可靠指数:★ ★

在五名潜在候选人中,63岁的山口康弘是日产的终身员工,也是雷诺董事会成员。然而,由于西川弘辞职,日产在同一天的官方公告中明确表示,Yasuhiro Yamanaka目前担任日产首席运营官,直到政府最终决定合适的人选,所以我们可以先大致排除Yasuhiro Yamanaka的可能性。

▲丹尼尔·席拉奇,日产汽车前全球营销总监

可靠指数:★

此外,brembo spa现任首席执行官daniele schillaci是五名候选人中更具竞争力的外部候选人。2002年至2015年,他在丰田汽车公司欧洲区担任多项职务,并在欧洲市场有相关工作经验。日产内部人士称,他曾是日产的执行副总裁,负责全球销售和营销。他与雷诺有着相对良好的关系,并在公司会议上多次反对西川弘的决定。然而,自从丹尼尔·席拉奇在今年年初离开尼桑后,他又回到了他的雇主那里,开始掌权。他似乎无法完全赢得联盟和日产管理层的直接信任。

▲日产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坂本秀之

可靠指数:★

除了前两个,现任日产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坂本秀之(hideyuki sakamoto)也成为热门候选人。坂本秀树(Sakamoto Hideki),1980年加入日产担任工程师,曾在日本最大的子公司供应商北美汽车技术中心为日产工作,在巴西为雷诺工作。此外,在日产电气化领域不断取得成就的他,也将在推动未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jun seki

可靠指标:★ ★ ★ ★

事实上,对于日产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来说,外界仍然普遍青睐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现任高级副总裁俊世基(jun seki)和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诚内田(makoto uchida)。对于冠润来说,他和内田都有极高的国际和中国市场背景。冠润曾分别在英国、北美和中国市场任职,并于去年晋升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面对与雷诺冰川关系密切的日产,冠润的角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你知道,今天的日产不是戈恩接手时面临的困境。内部绩效下降,外部合并压力加大。日产迫切需要一位资深且有意义的候选人来处理这些棘手的关键问题。

▲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

可靠指标:★ ★ ★ ★ ★

事实上,除了日产汽车公司现任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关润之外,奈达·程(Nida Cheng)似乎是日产新任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首先,他不仅像冠润一样拥有极其丰富的中国市场背景和经验,而且从冠润目前就业的背景意义来看,内田城和冠润似乎可以成为日产复兴计划中更强大的助推器。根据日产董事会的综合评估标准,内田诚很可能是取代西川弘的最终候选人。

销售量很高。中国和美国是日产加油站吗?

另一方面,日产的复兴事实上仍然由中国和美国市场主导。长期以来,美国市场一直是日产最大的利润来源,但现在销售利润大幅下降等结果,西川弘将原因归结于戈恩此前激进的扩张理念和他冷静残酷的增长,这暴露了日产在美国咄咄逼人的销售模式。

相反,在中国市场,日产及其在中国的合资公司似乎没有受到中国汽车市场严冬和日产高层丑闻的影响,并成为销量的唯一增长。然而,通过比较东风日产的销量,不难发现东风日产已经逐渐在中国市场出现马太效应。

统计数据显示,该品牌最畅销车型轩逸今年上半年销量为20.96万辆,占东风日产销量的近40%。然而,在未来的中国市场,小型车的肥肉将继续面临白热化的竞争。轩逸的主要竞争对手都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产品优势。因此,对于东风日产来说,如果它在第14代轩逸上失去罕见而宝贵的平衡点,“吃口碑”不会持续太久。

因此,日产已显著加大努力来推动北美市场。今年4月,日产高级官员宣布了几项变动: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前副总裁兼东风日产乘用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埃尔顿·古休(Elton Gushuk)将担任日产北美营销高级副总裁,负责日产美国分公司的所有销售和营销活动。转型成为中国市场扑灭北美大火的主力军,已成为日产迫切需要改善其品牌海外形象和销售策略的重要信号。

北美市场曾经是最大的利润来源,现在确实已经成为日产实施重要改革的计划。对于中国市场,日产没有太大的改革趋势,将其发展目标放在电气化战略上。根据该计划,日产电动智能充电技术将在全球进一步推广。在中国市场,电子智能充电技术将在两年内推出,到2022年将推出四款配备电子智能充电技术的车型。

在9月份的成都车展上,东风日产还将propilot智能控制辅助驾驶技术带到了展会上。显然,纯电动汽车市场的汽车开发已经成为日产新能源开发的重点。

经过20年的积累,日产在1999年和2019年经历了另一场危机。回顾1999年,尼桑的困境在两年内被戈恩成功扭转。但是时代不同了。日产现在应该把方向盘托付给谁?肩负逆转使命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将如何恢复日产的荣耀?幸运的是,复兴已经开始,但蜀道路将会很长。